本報記者 張國《中國青年報》(2014年10月18日04版)
  俄羅斯前副總理塞爾傑伊·沙赫賴只用了一個非常簡單的例子,就說明瞭東北亞地區複雜政治局勢對經濟的影響。
  10月15日至16日,2014東北亞和平與發展濱海會議在天津濱海新區召開。沙赫賴在會上舉例說,俄羅斯有興趣建設從韓國首爾到俄羅斯聖彼得堡的鐵路項目,這條鐵路要貫穿朝鮮,客觀上需要朝鮮半島的穩定和一體化進程的深化。但是,朝韓衝突迄今仍處於危險狀態中。這顯然對我們意向中的那個鐵路項目不利。
  本次東北亞和平與發展濱海會議,朝方沒有代表出席,來自中、日、韓以及美國的代表,不無憂慮地預測著難以預測的政治安全局勢。用原中國駐朝鮮大使武東和的話形容,東北亞政治安全形勢正在發生微妙變化,冷戰思維活躍,重溫軍國主義舊夢的幻想依稀可見,軍備競賽明爭暗鬥,戰略博弈暗中較勁,核問題持續惡化,主權爭議愈演愈烈,歷史糾結節外生枝,種種因素助長了東北亞政治安全格局的複雜性、嚴重性、脆弱性和不穩定性。
  與此同時,蒙古和俄羅斯的一些代表,則花了大量時間詳細介紹所在國家的礦產等資源,以及通往東北亞的鐵路和油氣管道項目。蒙古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首席研究員圖木爾介紹說,“中國黑龍江省生產的五常大米很受蒙古國消費者的歡迎”。
  在很多與會者看來,即使不談政治,僅從經濟角度上講,東北亞各國之間的合作也十分不夠。跨國投資問題研究專家、南開大學國際經濟研究所副所長葛順奇,列舉了一組令人印象深刻的數字:東北亞6國去年吸引外資額占全球的11%,對外投資額占比更高,但這些國家之間的相互投資太少了——儘管該區域在經濟上被認為具有互補優勢。
  葛順奇說,中國去年對外投資額為1078億美元,為全球第三位,累計對外投資6600億美元。而東北亞國家吸引中國的投資,在最多的2012年也只有29億美元,占了3.4%,2013年只占2%。其中,中國對俄羅斯的投資迄今累計只有136億美元,對日本、對韓國的投資每年僅為幾億美元。反過來說,日、俄都是對外投資大國,而中國是吸引外資大國,可中國去年吸引俄羅斯的投資僅有幾千萬美元;吸引日本投資雖有50億美元,占日本對外投資的比例也非常小。
  “你可以看到,東北亞之間都是投資大國,也都是吸引外資的大國;這幾個國家之間的貿易增長非常快,可是相互投資很少。”葛順奇說,如果這些國家之間不在製造業和服務業上構建穩定價值鏈關係,都是“一次性買賣”,合作就是脆弱的。
  他認為,深化東北亞區域合作,最核心的是國際投資,如果沒有投資的支持,國家之間的貿易人員往來就不容易穩定。因此,增強東北亞國家之間的相互投資,是穩定區域合作的核心。深化國與國的關係一定要補短板,這個短板就是相互直接投資。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李新也指出,從目前情況看,東北亞經濟合作的水平是非常低的,一體化水平較差。中日韓經濟合作的規模較大,但是俄朝蒙相互之間以及對中日韓的合作規模都較小。
  李新認為,正在進行的中韓自由貿易區、中日韓自由貿易區談判,中蒙俄三國元首今年會晤提出的中俄蒙經濟走廊,以及中國振興東北和俄羅斯遠東開發兩個戰略的對接,這三大因素都為東北亞地區經濟合作提供了新的機遇。
  在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與發展研究所所長薑躍春看來,東北亞地區的經濟合作不是很多專家所說的“相對滯後”,而是“比相對滯後還要嚴重”。從機制上來講,東北亞地區的合作不是滯後,而是空白。
  薑躍春說,這幾年美國提出了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談判,進展迅速,兩年期間從4國拓展到12國。東北亞地區國家之間的談判則進展緩慢,中韓兩國希望年內達成自貿區談判,而中日韓自貿區則“遙遙無期”,原因就是受當前國家間關係的影響。
  他強調,政治關係惡化的背景下,經貿關係尤為重要。
  2012年啟動的中韓自貿區談判已經結束了第13輪,兩國領導人都曾表示爭取在今年年底前完成。而中日韓自貿區談判2013年啟動後,即將舉行第6輪,進展十分艱難。
  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副院長張慧智認為,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等大的貿易區的談判,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已對東北亞貿易區的合作造成了遏制。而且,東北亞地區的國際政治環境相對來說比前一階段惡化了很多,經濟合作受到了一些影響。但是,只要中日韓之間的經濟合作日益深化、經濟相互依存度日益加深,三方建立自貿區的需求就不會枯竭。中日韓自貿區雖然面臨困難很多,但這隻是時間問題,還應去努力推進。
  在會上,韓國光雲大學教授申相振說,東北亞區域經濟合作沒有什麼進展,主要原因在於政治、軍事上的障礙。如果不能消除緩解互相之間的不信任感,經濟合作也不會有進展。對此,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另一位副院長吳昊表示,我們應該承認朝鮮半島等政治安全問題的影響,但我們還要承認,這些問題哪一個都不是馬上能夠解決的。這些問題不解決,東北亞地區就不合作了嗎?
  吳昊建議,東北亞各國目前已有“大圖們倡議”,應該從大圖們地區這種次區域開始,實現開發合作的機制化,然後從局部擴展到整體。他說,即使有一天中日韓自貿區真的實現,仍應看到,整個東北亞的合作機制並沒有解決,而且東北亞的開發合作,比如交通物流、旅游、環境保護等方面的合作,都是自貿區所不能包含的內容。
  日本環日本海經濟研究所名譽所長吉田進,則從另一個角度提出了建議。他說,東盟一些國際組織將建立經濟共同體作為目標展開了相關工作;作為東亞的一個局部地區,東北亞還沒有自己鞏固的國際組織。曾有一個時期,有呼聲要成立東北亞開發銀行來推動地區合作,但是迄今沒能實現。東北亞地區成立經濟共同體需要一定的過程,目前最有希望的就是先組建一些單獨領域的共同體,比如經濟貿易、能源、旅游、環境等,經過一段時期以後,形成一個綜合組織。
  吉田進說,如果中日韓自貿區實現,將是該地區一個很大的進展,將來可以此為基礎,成立金融機構或關稅聯盟。
  張慧智主張“要致富,先修路”。他說,東北亞各國之間對於交通運輸合作都有共識。在各國之間的鐵路、公路互聯互通等問題上,這麼多國家都有共識的情況下,其實可以儘快推動交通運輸項目的進展。
  今年的東北亞和平與發展濱海會議,單獨設置了經濟論壇。主持經濟論壇的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亞太研究所所長虞少華的一個印象是,去年開會時大家也談到了經濟合作的一些問題,但今年,呼籲進行經濟合作的意願表達得更加強烈,共識更加鮮明。
  “我們在座的所有人都應該懷有一種樂觀的精神。”俄羅斯科學院東方科學研究所韓國和蒙古處主任亞歷山大·沃倫索夫說。他表示,來到中國,他想起了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理論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所有的政治問題,最終還是取決於經濟基礎。
  沃倫索夫舉例說,即使是在朝鮮半島緊張局勢下,俄羅斯去年還成功完成了俄羅斯與朝鮮鐵路的重建。他對同行們表示,自己在這方面比較樂觀,因為經濟的發展是能夠剋服政治障礙的。
  本報天津10月17日電  (原標題:東北亞鄰居們能否先心平氣和把錢掙了)
創作者介紹

抓漏專家

ka30kamld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